燃起心中那盏不灭的点灯——读赵越胜西方哲学《燃灯者》

by admin on 2019年2月18日

       
燃灯者在佛家是指片语可开悟人的觉者。燃一盏灯,承接佛法的灵性,然后将智慧再传递给客人,有代代相传之寓意。

     
 东方和西方为啥差异那么大,很几个人都从表面找小说。实际上他们象两颗大树,各自有各自的根系,本不一样,上面的枝干和支行和叶子果实自然分裂。如东方认为人之初性本善,所以,敬爱思想指导和教化;西方崇尚是人之初性本恶,所以,制定详尽的法网界定,怕你作恶。东方的知识根基是阴阳、五行、八卦、易、数、理;西方文化建立在西方文学逻辑的根基上,数学逻辑和欧几里几何公理基础上。中医是“道”和“易”的实例。中医是白手起家在中原价值观文化的底子上而升高来的,未来人不少都以基于西方文化教育(中小学),站在天堂的观点,用所学的净土逻辑去对待中国太古的事物,他们说,中医不科学,中医是信仰。

       
赵越胜所书《燃灯者》记述了在师从浙大闻名教师周辅成先生的进度中,对半师半友之情谊的一份追忆。周辅成先生我一直未有耳闻,百度下来,也只不过寥寥只言片字。知先生生于甲子革命年间,是吴宓、金龙荪先生的学习者,是琢磨西方医学及伦教育学的前辈。是“知行合一”、“学命一体”的规范。始终秉持学术与切磋互成、教学与商讨相长、教学与育人联合的学问教研风格。

(中医根本就不是天经地义!)

       
在那部书中,大家能够驾驭到无数西哲的芳名及其小说,但更动人的是见到了辅成先生的精神和人格魅力。在十一分浮躁、阶级斗争统领整个的时期,大家见到了辅成先生对“自由之意志、独立之神气”的遵循。“我想给您们的肌体创立其动感,哪个人知你们连精神都充满肉欲”,那就是对尤其时代最直白的揭破。

       
① 、房间中有了飞虫,西医首先观察是“飞虫”,想到的是“消灭”。于是,采集“飞虫”标本讨论出药物1.0
,喷洒消毒,功能高。过了一会儿,又出新了“飞虫”,有讨论出药物2.0,3.0,不断前行,持续“产业”。飞虫平昔也消灭不了,反而“飞虫”特别升华和强有力。中医却反倒,他认为“飞虫”本来是世界的一某个,它在室内发生是因为有发出他的“环境”,只要打消“飞虫”生存的条件,“飞虫”自会在室内没有。从室内搬出“飞虫”生存环境的法门很粗略,不用总是升级更换。清醒:为何西方的药总是更新,认为他是针对性持续升级的“病毒”,要杀掉病毒。中医的中草药材几百年不变(张机的伤寒方),因为她是把“病毒”从身体排出,而不是杀死。

       
辅成先平生日语出精致,例如“一等的天才搞文艺,把法学也讲透了,像莎士比亚、歌德、席勒;二等的天才间接搞农学,像康德、黑格尔,年轻时也写诗,做不成只能够回到概念里;三等的天才只写散文了,像福楼拜”,那样的比喻多么的赫然却又在成立。但先生更加多的是对社会、对惠民的青睐,以及对命运的批评,先生说”“文革”不仅破坏了江山的经济建设,同时也落水了社会道德生活,而那动摇了立国之本,那话放到前些天来看是何其地一针见血。先生还说“权力、地位并不带来善。权力只在发扬和兑现善时,才是有道德的。可惜世人常以地位、权势、金钱来衡量价值,判断善恶,结果把滥用权势的罪恶当做伟大来崇拜,实为大谬。这几个大受崇拜之人正不知做了某个大恶,人们却依然闭着眼睛朝拜。那实际是扬恶抑善的下方大悲剧”,那是对丰富时代多么怀有气魄与勇气的评说。

       
贰 、东方是形而上的,器重看不见的“道”,东方思想丰盛;西方是形而下,探究的是有形的”器“,西方物质充分,精于巧,成于器。猪肉性平,狗肉性热,在西方人看来唯有质的分别(分子组成),没有气的界别(性)。同样是火,西方人认为是同样的,中国人以为不雷同,木炭烤肉和电火、煤火烤的肉不是3个味,肉一样,火性差别而。

       
先生年轻时就拥有“为世界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世续绝学,为万世开国富民强”之抱负,始终依据亚里士多德的力主“大家切磋德行是哪些,不是为着求知识,而是须要成为令人,否则商量的用力就全无意义”。他说:“人,假使不是语出丹田,什么人愿意老是听你喉管发出的声音,或然重新别人讲过的废话。”在对团结的学识及文化界的前景时提议“小编觉着二十一世纪的新伦经济学,首先不是把仁或爱讲驾驭,而是要先把公平或义讲通晓。爱而有失公允比没有爱更吓人、可恨。”“以往中华的难题是巨头只关心本人的小事情,而小人物的大业务却没人管。”那是对大家前日的社会风貌最实际的下结论。

     
 三 、笔者总以为西方的学识是强力的,向前看的文化,强调“物欲”。东方文化是“善”的知识,是向后看的学问,强调是“无欲”。过去某些许“粗略文化”打败“先进文化”的事例,如匈奴和蒙古落败大宋。西方文化在举世的风行,真让人担忧,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在腾飞,人类离自然越发远,越来越孤独,在倒退。物欲横流,让大千世界过渡开发大自然深埋在底下的“宝藏”,那和透支人的“肾精”是如出一辙的,能长久否?

       
辅成先生的学问成就自个儿一筹莫展去精通和总结,小编不掌握怎么样理学、伦历史学,但自己精通作为有灵魂的读书人,相当于病故的“士”,胸怀天下,至于道,从道而不从君,是必要及其强大的人品与定性的。那种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值得我们每三个Sven去景仰和学习。

       
先生燃起了一盏指路明灯,大家相应将那盏生命之灯、智慧之灯代代相传,留给大家的晚辈,并让他在每一代文人墨客的心田永远不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