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外人说话,怎能享有察觉

by admin on 2019年1月14日

在跟人聊天的时候,说活越多的人,显露自己越多,而专注倾听的人,则能接受更多音讯。

轮到苏格拉底说话时,他嘲笑Agathon摹仿智者的辩术,又把智者的辩术比作女妖的法术。

就拿上课的话,老师一节课滔滔不绝,知识越讲越了然,话也越说越多,往往一发而不可收,滔滔不绝,不知不觉剥夺了学员的话语权,学生只有被动听的份儿,而导师对学生在哪个地方容易出问题也不甚明了,这样不对等的对话,结果就是学生的题材老师不知晓,助教讲的学员已精通。高效吗?自然要打问号的。

至于智者(sophistes),他们与翻译家(philosophos)不一致,就算双方都与智慧(sophia)有关,但实际上他们所知道的灵气是例外的。国学家精晓的聪明是与知识联系在联名的,而智者所知晓的智慧可能称之为意见更恰当。

这学期高校大教研的题材拟为“让学员在课堂出彩”,联想到中心台有个栏目叫“出彩中国人”,我就想出了一个洗炼学生语言表达,让学员在课堂上显示自身的空子“出彩5分钟”,一起首就让我意识了学员带来的大悲大喜。

从智者的角度说,他们关注的只是论辩的机能,至于真假、善恶、是非、曲直,他们是不管的。所以苏格拉底说前边人们对爱神的礼赞都是为着赞美而赞许,把全路的美好词汇加诸其上而任由真假。我认为这也是值得我们警醒的——人们时时很容易被感动,不过虚假的撼动毫无意义。

先是六班的张同学,在晚自习的时候,他毛遂自荐开讲,从春秋商朝时代特征分析百家争鸣的背景,介绍了诸子百家,补充了部分小故事,而且从中华文学说到了西方法学,又从西方教育家说到了深受文学家影响的国学家。引经据典,侃侃而谈,旁征博引,充分体现了他个人的德才,我的心怀可以说是震惊的,没悟出这一个孩子多了这般多书,没悟出她如此健谈,没悟出她的思路这么清楚。

相对于智者的辩论技巧,国学家追求的是文化。那么到底什么的知识才能被看作是真正的知识?苏格拉底认为,认识的目的在于认识事物的「是咋样」,或者说认识事物的概念或精神,由此他赞同Agathon起始的角度——「先表明所称道的靶子是何等,然后表明那一个目的发生的成效」。

接下去,我又被九班叫郑雨的女子给“震”住了,她讲的是董仲舒的《春秋繁露》,也是说的正确,条理清晰,我确定的是5分钟时间,但这一个孩子准备的情节显明不止了5分钟,我偷偷瞄了一眼,她唯有寥寥数语的纲要,可见是下了大素养的,短短5分钟的演讲充分呈现了她的剖析提炼概括能力。

只是苏格拉底要去伪存真,就用她惯用的「产婆接生术」,通过问问题把Agathon一步步带进苏格拉底的逻辑里,得出如下六个结论:

学员在课堂上出示,可以让助教发现他们课下的预习情状,了然学生自己通过预习和自学,自己能化解什么问题,存在什么样问题和迷离,表流露哪些问题,从而在课堂上进展更加有针对的教学探究。

  1. 爱自然是有目标的

  2. 爱者必定盼望他所爱的事物

  3. 爱者必定不具有他所梦想的事物

比如说,张同学在说到格物致知时,把它说成是王阳明的认识论,实际上,王阳明确实已经对著竹子苦思冥想七天七夜,不过一无所获,反而因考虑过度而带病,因而,他伊始怀疑程朱历史学,后来,他从禅学中碰着启发,宣扬“心外无物”“心外无理”,“致良知”“知行合一”,成为心学的集大成者。

前几个结论是相比易于了解的,我读到第四个结论起首时有点迷惑,因为她还要也说了「盼望已有的东西,其实是在希望在将来也拥有那么些东西」。健康的人仍然期待健康,是在期待将来持续保障正规,这怎么能说他不抱有他所梦想的事物吗?

再比如说,九班一个女人在说宋明经济学时,竟然开口说,我不清楚宋明是不是一个人名,是叫宋明呢,依旧叫宋明理?倘若她不开口说,我怎么也不会想到高二的学习者还存在这样的题目。我会想当然的以为,学生有过初中和高一的野史文化积累,肯定精通宋明军事学就是后周至古代以内的经济学啊。怎会想到,还有学生把朝代误认为人名?!她还把陆王心学断句成为陆王心的学问,令人为难。这个题材的发现,正是得益于学生有了发挥的机遇,讲师听到了学员的发言,从中找出了需要解决的题材,从而增强了化解问题的管用、针对性。

实则可以换一种说法,健康的人指望的是「未来的健康」,而「将来的健康」他眼前还并不负有。换句话说,大家注重怜惜已部分某种东西是因为我们没有具备将来的这一个事物。

多倾听吧,人长有多个耳朵,一个嘴巴,就是要我们多听少说。只有多听,才能从多地点汲取有效信息,扩大自己的信息量。只有少说,才能避免夸夸其谈,制止因言获罪,避免祸从口出。

苏格拉底在这五个前提下推导出:爱神盼望美好的事物,因而她本人既不美也糟糕。这些结论使得Agathon不得不推翻自己刚刚的冗长。于是苏格拉底很善解人意地声称自己也曾犯过和Agathon一样的荒谬,从而引出了她和Diotima的对谈。Diotima应该是苏格拉底虚构的人员(当然整个故事都有可能是柏拉图(Plato)虚构出来的),一方面借助这位神秘女祭司之口说出理论的话来可以使此前的发言者不那么窘迫,另一方面选拔对话体也更合乎苏格拉底的作风。

Diotima的女性身份也是个值得关注的点,还记得Pausanias所说的六个爱神,其中涉及女性的爱恋是较下等的,而较高等的爱恋只限于男子之间,对女性有歧视的表示(the
most foolish beings are the objects of this
love)。可是在此处,苏格拉底却平静认同她的学识来自于一位女性。

Diotima首先说出了爱神的真相——既非美也非丑,处在智慧和无知的中间状态,是在乎神和凡人中间的敏锐。她也举例表达了怎么是智慧和混沌的中间状态——有科学的观点而说不出所以然来。

我对这些说法有些保留意见,不了解是不是翻译的缘由。知其不过不知其所以然,但是满足于此却从未去商量的愿望,可能只是刚刚蒙对了科学答案,还是一样于无知的。我个人觉得尽管没有科学的观点,但万一有求知欲,就曾经符合苏格拉底的定义了。

其余一个本身觉得有些争辨的说法是,爱神的大人是富厚神(Plenty)和贫乏神(Poverty),所以他连日在富有和缺少中间,同时因为他投胎于漂亮的Aphrodite的寿辰,所以她总是追求美。但是,明明恰好才说过神是不可以「紧缺」的,那么「缺少神」又是怎么吗,除非「缺乏神」是一个凡人才讲得通。

关于爱神的形象:粗鲁的,不修边幅的,赤着脚,无家可归,总是露天睡在地上,无遮无盖,在住户门口、在马路上位居;追求美的东西和好的东西,勇敢,精力旺盛,终身爱好智慧……这一密密麻麻的讲述,都和苏格拉底本人相当相像。

人们爱美好的东西,是期望美好的东西永远归她拥有,从而赢得幸福。苏格拉底认为这种对美好东西的恒久占有欲就是广义的情意,不过我们的语言却时常把情意局限在了某一种特定的项目(平时是对人),而不称呼其他的品种(如翻译家对知识的追求)为爱情。不过只要不得不看到这一种档次的话,就不可能断定爱情的原形。

西方哲学,言语会限制人的盘算方法,我想开中西方文学的歧异总是有语言学上的源于,例如爱沙尼亚语中的Being,闽南语里没有这样的词,只好勉强翻译成「存在」,所以中国价值观文学里从未发展出西方工学的本体论。

回归正题,苏格拉底认为把爱仅仅限定成某一种非常系列是不体面的,而且爱也不是Aristophanes说的检索我的另一半要么完整性。依据Aristophanes的说法,那些「另一半」应该是社会风气上独一无二的留存,无论好坏都不行取代,爱她单纯是因为她早就是温馨的一有的。其实自己觉得这种心绪更近乎于亲情或民族认可,因为大家的血缘关系注定了俺们不能和他们分开,必须接受他们的样板,哪怕是不佳的。

苏格拉底的布道则是「爱所奔赴的既不是一半,也不是漫天,除非它是好的」。人所爱的只是好的事物,言下之意,「好的事物」是有一个通用的口径的,这就反映在后文关于美的阶梯的阐释中。但骨子里纵观全书,柏拉图(Plato)只向大家诠释了爱的本色,然后说爱可以扶持我们看出相对的「美」,却一直没有涉及过「美」的面目或概念是何许。

另外,苏格拉底认为对美好事物的期待是人人共有的,也显得出Plato是一个有望的人,持有一种「人性本善」的看法。他的看法世界里都是江湖事物的周到的原型,有相对的「善」和相对的「美」,可是却尚无「恶」和「丑」的概念。也就是说,他以为那一个世界会更为好,因为人的本性就是扶助于接近美好的事物。

有关爱的目标,苏格拉底认为并不是美的事物本身,而是在美的事物里面生育生殖。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粉丝们看来偶像时的表白——「我要给您生猴子!」为啥生育如此重大吗?因为生产是凡人通往不朽的捷径。此前Aristophanes只是把生产当作释放欲望的附属品,而那里苏格拉底把生产抬到了一个很高贵的身份,似乎是说性行为是只以生育为目标,而对快感或者欲望的假释是不屑的。这说不定是「柏拉图(Plato)式精神恋爱」对后世最大的影响,在这或多或少上中西方传统文化的姿态倒是非常地同样。

自我还想到,父母对子女的爱,本质上是对协调的爱。都说老人家的爱是无条件的,「只因你是自我的儿女」,不过这里有一个前提——「我的」。作为一个普通人,有生之年可以给这多少个世界留下来的事物确实不多,对于没什么建树的自我来说,死去然后谁还会记得自己一度存在过吧?唯有自身的男女。孩子是团结死去然后存在这些世界上的替代品,所以广大父母才会把自己并未兑现的心愿寄托在孩子身上。

本人觉得柏拉图描述的爱里隐含着「自私」的象征——希望好的东西永远为「我」所有,希望可以在美的事物里面生育生殖以使「我」得到不朽。

或是所谓爱情,最后都是指向和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