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华历史来看中国民族性及中国文化》【钱穆】读书笔记

by admin on 2019年1月13日

秉注:本篇笔记分为两有的,一部分是读书过程中对每一章节的摘要及总括,中间或插队部分个人见解、疑惑。后半片段是从书中摘要的段子、语句。

提议阅读前提:


想要精通生活,通晓不同的社会形态,有分明的求知欲。

即使你对文学一知半解,而想对历史学形成相比系统的定义,那么,此书可以帮你梳理梳理.

这是一本西方教育学入门史。更是一位当代本来人文主义拥护者对农学的商量。

当一个人有了一对一的经历后,再回头看那个理学,是对别人人生的一种默认讨论。

这本书适合所有年轻人看,因为其散发出一种积极求知,乐观向上的心态。

本书简介##


本書是「錢賓四先生學術文化講座」首講的講稿。作者針對「五四」以來國人崇尚西學,四九年後更因為政治原因,致中國傳統文化遭到災劫。通過六次的演講,錢氏勾畫出幾千年來中國文化孕育出來的特徵,跟西方文化作互相比較,其中包括中國傳統社會中的人倫關係、政党的用人標準、中國人歷代追求的活着境界等。作者的意图是要使前几天的中國人對自己知识傳統有肯定的認識,於價值觀念上便會有所取捨,不致盲目追求西化。作者以博雅的視野、古今中外的例證,並以講座情势的筆調寫成這本浓密淺出地介紹中國知识不可多得的小冊子。

豆瓣链接:http://book.douban.com/subject/6709780/

时刻细腻而温柔,多年千古了,重新记忆这么些曾经忘却的书本知识,竟然有一种温暖温馨感。

引子##


这一片段情节相比较简单,主假若为着提纲挈领。相比值得看的是之类几点:

  • 评论历史人物,还需结合其所处时代,不在一个时代的人选,就不应有放在一块儿座谈、相比较。
  • 先生觉得评价一全员文化,应当从国民性出手,而国民性是千年来一脉相承下来的,故而当从历史起头讲;

与此同时这本书是以随笔的样式,简单介绍了整整北美洲工学的发展史。

中华人的性情##


你是谁? 

咱们从哪儿来?

这一部分,先生经过分析中西人性中的『分』与『合』来论述两种国民性。##\

  • 所谓『分』『合』,其实也是权且命名之。在发言中,先生则将这两类性格完美为『分别性』与『和合性』。先生也引人注目表达,这两者实质上是一个性。只是在描述中权且分别,但实质上是您中有自我,我中有你,只是中西方人国民性中,在这二者中的程度不一而已。

  • 『分』、『合』的辩证统一,也反映在人的终生中。少年时,男女自然分别,然则先天最终却也会『和合』。后天人文组成的社会,由此也毫无疑问是自发的『分』加上先天的『合』组成。

  • 同样是家庭,中国人的『和合性』较之西方人更强。他们更多的是『分别性』。我们讲『人』,更专注的是『人伦』,而『人伦』之精要,在于人与人相处中的共同关系,故而人伦是人与人搭配而成

  • 推及国家。先生觉得中国史与西洋史的野史提高过程恰好一个是『合为常,分为变』,另一个是『分为常,合为变』。并举了几许例。此处为加深影像,仅举一例:布拉格帝国事后,西方的封建时代,此为『分』。及至现代国家,仍旧是『分』,甚至越分越散(至今,可观望亚洲诸国,试图以『欧盟』和合,亦是形合而意散)。反观吾国,则自秦后,便不再有大时间限定的『分』,尽管有『分』(例如五胡十六国等),在全路历史跨度中也无所谓了。

综上,中国人的『和合性』是流动在我们血液中的『国民性』,任何『分』,终究难长久。我们骨子里仍然恨铁不成钢『统一』,渴望『和谐』。

  • 接下去先生又讲到诸子百家,先是说到儒、墨的慈祥,实质上也都是偏『和合』的。而后,讲到春秋时的头面人物们,所提倡的,也大都是『天下主义』,而不会只讲到『鲁国主义』、『清朝主义』等。此亦佐证了我们的『和合』。

14岁的苏菲收到了这般的通信!

华夏人的表现##


14岁的我也是这样带着困惑的,我也总幻想咱们家后高峰的这片森林前边能有个小屋,屋前屋后种满鲜花,而自己住在这里边。

这一有的首要讲中西方文化下,人们的办事模式及侧重点。简单而言,则是中国人更在意『人』,而西方人更在意『事』。中国人更在意『公司性』而西方人则在意『英雄性』。这也与先前所述中国人更在意『合』暗合。##\

  • 从历史人物来看,中西方的历史差异也略可窥见:西方人的历史中,人物更具备一种『英雄性』,亚历山大(Alerander)帝、拿破仑等,均有此等特征,即由一英雄式的人员,领导一个集团。反之,中华人的野史中,则更倾向于一种『公司性』,尤其是,成大功者,其『公司性』的风味更加肯定。仅举刘邦项羽为例,显明项羽更兼具英雄性的性状,而刘邦则是公司性的指南。而后再举了例如光武帝、曹孟德、刘备等人,均是英雄性较少,公司性较多——即更擅长协会集体的力量。从而先生抛出一个观点:在中原,英雄性太多的人,反而不利成事。

  • 中国人相比西方人更以为事业以公司性为重,公司固有一领导人选,但其利害攸关不问可知是小于企业自己的。

  • 因而,先生觉得现行言史乐于学西方,为天子列传,尽写成英雄式人物,其实是反其道而行之中国人的民族性的。同时,也点出了钱穆大师研讨工学的一种方法论,即探讨某一历史人物,必须将其坐落登时的大环境(公司)中才能得出相比较合理的下结论

  • 下一场说到诸子百家。成『家』在炎黄,必然是一脉相承下来,由一群学者组成的,其属性有成千上万世俗的家庭成分。譬如,尊师如父的情谊、师傅死后学生送葬的价值观,都印证了华夏学界的『家』更接近于庸俗生活中的『家』。彰着,那也是中国人『和合性』的旁证。

  • 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这是引用自《论语》中孔圣人所说的:『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自我老彭』。大体说来,**在治学方面,中国人更乐于『述』古人的眼光,即在古人观点上再做加法,逐渐逐渐积累成一『家』之言。而不太会独开门派,『作』一套全新的、平行的辩护。

  • 经济、社会生活方面,先生则用了史前的宾客制度来引证其『中国人更在意公司性』的理念。从陶朱公到吕不韦等人,均有其门客为其出谋划策甚至直接参加项目运营。而东晋的下人制度,也不用大家一般所知道的Slave。因为在民间,公民能够自由采纳到极富人家里做宾客,凡是做了客人的,政坛一律称为『奴隶』。前面一段较为首要,则整段摘抄于此:

大家前天又见西方历史中有所谓奴隶社会,便要在中华历史里来找阐明,不知中国野史里另有所谓宾客。直从东周到北周,如《战国策》、《汉书》、《後汉书》所载宾客字样不止数百千见,何以大家又不称之为宾客社会呢?直到齐国,还有主户客户之分。直到北宋之末,为人佣耕的,仍称种客田。奴客二字连称,亦屡见中国书中。这究与现代人称的「奴隶」,其间仍旧有两样。所以卖身为奴,其实是卖身为客,出自他的私愿。而所谓奴隶,则是及时一法规名词。我们今日人好称中国太古为封建主义,奴隶社会。不知封建在炎黄是一政治名称,而秦汉以下已明改封建为郡县。而卖身为奴,却是民间一即兴。只诸位肯细读中国史,自知其中详情。所以我们最需防戒的,是纯属不要用抽象的名词、现代的历史观,来轻率批评大家的古人。

  • 本段最终,先生专程说了一下『人权』在炎黄知识中的地位。中国人自古没有『人权』一说,在华夏,只有人性、人情、人道、人品,唯独没有人权。君是一职,臣是一职,然只有君位高于臣位,不讲君权高于臣权。亲人间、学术圈,皆如此。

也幻想自己前面的林子能像电视机中的这样,我穿过去的时候,这里有此外一个隐秘的社会风气,这里有仙女嬉戏,或是有成群魔法仙子。

中原人的思考总纲##


也望着山顶,幻想要爬过多少座山能到省城去找小表妹,然后15岁那年,我背后拿了补课的钱跑去找他了。等他们发现的时候,我差不多快找到她了。

这一篇重要讲的是礼仪之邦人的想想方法,多个字概括来说,即『统之有宗,会之有元』。##\

  • 先概括性的牵线『统之有宗,会之有元』,即由一位元老开山,然后一脉相承,渐渐分出门派。可是不管分出多少门派,都供奉同一位元老。说穿了,就是『树形结构』。例如心学,无论是襄阳学派、浙中王门,仍旧江右王门,都是只尊奉王阳明一人而已。

  • 末尾的字数,基本上都是围绕那多个字做展开,旁征博引,加以佐证。值得一提的在于钱穆大师为现代的读书人开的书单:

    • 《论语》
    • 《孟子》
    • 《老子》
    • 《庄子》
    • 《六祖坛经》
    • 《近思录》
    • 《传习录》
      急需专注的是,依据『统之有宗,会之有元』的见地,那个书不宜随手拿起就读,而应该依据从古到今的各类来读。譬如不读孔孟,便学阳明。

-讲到中国人考虑的原形内容,先生则援引了朱子的『通天人、合内外』,即『天人合一』。相比较西方的『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我们更爱好人和天『混』在联名。

  • 关于太师公在《报任少卿书》中的名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自然也是先将『天人之际』放在第一。对此,先生的解读是人生、历史都是有『变』的,然则古人讲『变』,更讲一个『通』,人生一切的『变』,都变不出外界的自然规律,故而通了古今之变,自然知道了天人之际了。可见,『通天人』是华夏学术思想界的一个齐声大概念。

  • 收起来说到的是朱子对《大学》格物的阐明:『物,犹事也。』先生对此另作一番认证:全方位物均有其运动,而『事』则专指其活动。所以物是变动不居的,所以朱子所说的『格物』,指的是格每一物之动,每一物之性。用自家的话说,就是雕刻这玩意儿的客观规律。而『性即理也』,则视为格物说到底,格的是物之理。而这件事操作起来,还越发需要专注不宜将所格之物与此外所有物分别来格,否则定然无可格。

  • 而前后合在行动上的体现,则还需要小心与作为相匹配的文化。尽管光有一个『念』,却没有对号入座的知识去匡助实现,这便算不得『诚意』。

世界有多大,路有多少路程,我们是怎么来的,能去哪个地方?

华夏人的文化结构##


相当时候的大家,迫切地想要知道。只是后来,因为生活的下压力,大家逐渐地只好关心让大家活下来的主意,而不是去研究世界,也对这多少个生成渐渐麻木。所以作者要把这么些按在一个还没有被生活压迫的小女孩身上,她还未曾被没有的感受力

此章节重在讲述中国知识的多变以及其布局。##\

  • 士人认为人类知识组成,由宗教、科学、道德、艺术四片段构成。而相比较下来,上天文化相比关键的,在于宗教与不易。而中华知识中则以道德与艺术为关键。宗教、科学,均为外求之物,身外的事物;而道德、艺术,则是内化的,属于人本体的。

  • 钱穆认为中国人也并不是从未有过宗教,只是在知识结构中毫无最根本而已。先生认为宗教以『信仰』最为要紧,而中国人的伦理『仁义礼智信』,其中『信』便是此意。这里存疑。『信』者,人言也。重在『言出由衷』,这与宗教的『信』似乎永不一次事。但也未见得,或许先生指的是那一份『净心』,若如此,那么宗教的『信仰』,与我们的『言出由衷』,倒也是相符的。大抵,如是?

  • 而『道德』方面,先生认为中国人的道德是重在尽我一己之心,而并不一定在意外面的功效。莫不,『杀生成仁』这样的行为,便是这般?


人,作为一种具有开放意识的单身主体,我们相应对负有未知的世界充满无畏和抗击,不管大家从何地来,不管大家自身多么弱小,不管我们在大自然只稍微的不起眼。

摘录##


1 引 言
2015-09-07 00:16:02
到了孟子,他最好推崇万世师表,推崇周公,但他又另举出伊尹、伯夷、柳下惠为清朝三圣人,称伯夷为圣之清者

2015-09-07 00:16:50
看得出每一时代需要有领导人物,但与此同时亦需要有不以为然人物。其实领导与反对仍旧针对着同等事,而反对只是要来作另一种官员。

2015-09-07 00:19:02
周公与伯夷在相同时期,王安石与司马温公又在另一个均等时代,双方就不可以不偏不倚。五个时期不同,所爆发的人物、学术、事业便各不同。前日

2015-09-13 00:30:41
因而大家要讲文化,推究它的发源,就要讲到国民性。

2015-09-13 00:31:13
本人本次来讲文化问题,不是从一般性的讲,而是从咱们中国人的个性,不是各样人的秉性,是从整个中华人的秉性来讲

2 中国人的心性
2015-09-09 02:49:54
在中国价值观思维里,最重视这么些「性」字。西方人亦未尝不讲人的性,可是他们所尊重的是自然的性,照中国人的说法这实属自然。而中国人所讲的性字,更注重人文方面,可说是先天和後天打成一片来讲的。

2015-09-09 02:51:36
分别性与和合性其实只是一个性。后天的当然是子女分其余,後天的人文则是子女和合的。人类由後天人文所组成的社会,仍并不可能离开先天自但是独立,只有在自然自然之上,加进了後天人文,所以先、後天亦应是合二为一的。

2015-09-10 03:27:13
华夏人讲人,不重在讲个其余个人,而更关键讲人伦

2015-09-10 03:27:27
要能人与人相处,才各成其为人。

2015-09-10 03:27:47
伦理是要人与人相互映衬而成的。

2015-09-13 00:52:49
西洋史之常是分,西洋史之合是一个变。布拉格帝国时,西方各地段统一为一。

2015-09-11 03:27:22
本人不得不说,西方人分的分数多,东方人合的分数多。

2015-09-11 12:42:41
孙大连先生在甘肃的时候,陈炯明便主张联省自治,一省管一省,然後联合起来。那是学美利坚合众国。到明天有时还有人这么的力主,在理论上是低效的。因为它违反了华夏人喜欢和合的天性。

2015-09-11 13:03:17
凡属一时期的人员,都饱含时代性,人物与一代该凝结而成一体。但可观的人士,还有其超时代性的留存。从宗教的教徒们来讲,并无法用时代来限制耶稣。

2015-09-11 13:06:24
据此在中国文化里,宗教不生根,而孔圣人亦不成为一教主。

2015-09-12 13:23:31
他要行道於天下。他的道是人群大道,连贵族阶级都囊括在内。你听我的话,我帮你们。

2015-09-12 13:26:52
法家以後,就是法家。而墨翟反对贵族社会的驳斥与态度,比尼父更但是,更醒目。孔丘等於是个右派,墨翟是个左派。

2015-09-12 13:27:12
墨翟仍旧在救助当时的贵族阶级。他发表非礼非乐的说理,大顺贵族阶级的成套在世就是这礼乐五个字,而他都不以为然了,这可到头来彻底的反对贵族阶级了。但是他仍仍然要帮贵族阶级的忙,并不是要来推翻打倒贵族阶级。只劝他们转移那种生活,并不主张来革命。

2015-09-12 13:32:15
墨家有一番集团,和墨家不同。在他们的学派中,设有一首脑,称为「钜子」。钜子世代相传

2015-09-12 13:34:20
义似乎有分别性的。但法家尚义,和孔门尚仁一样,同是具有一种什么深的和合性,并不是要专来反对。朋友相交,亦要有义。我的性命就是你的。直到以後中国杂谈之所咏,说部之所载,乃至於明日社会上所称述的人间游侠,都注重此义字,这都是偏多和合性的。

2015-09-12 13:35:41
神州考虑在有穷时,儒墨人己一视,到后金後,中国人只讲孔圣人,不讲墨翟了。此因墨子所讲的道理,除其太偏的,在孔门学说中都已包有了。如仁义的义字,墨翟然而发挥得多些就是了。

2015-09-12 19:26:10
即时华夏的惦念家,一般国民学者,他们都抱着天下主义。只拿任何的中华来讲,不从鲁国讲,不从金朝讲,不从卫国、西魏,而从全个中国来讲。

2015-09-12 19:27:24
《吕氏春秋》。亦是天下主义的。并不是为秦国,是要为此下的全世界一统开先路。先求思想上的联结。此下如金朝初的《滨州王书》,乃及汉武帝的表彰五经,排斥百家,都为的是想求思想统一来配合政治联合。

3 中国人的所作所为
2015-09-12 19:42:28
人必然要有事,而事肯定是人做的,并不可能严酷分开。不讲事,人即无存在;不讲人,事即无来历。

2015-09-12 19:42:56
西方人讲野史相比推崇「事」,中国人讲历史相比较青睐「人」,这是分数的关联。中国人相比较强调人物,西方人相比偏重事情,亦如我上次所讲,两者只是相比较在分数上略有不同。

2015-09-12 19:46:16
自我看西方历史似乎近是一种「英雄性」的。如讲政治,汉代从亚历山大(Alerander)到杜塞尔多夫凯撒,到了近代高卢雄鸡的拿破仑,这只是是举多少个代表性的事例讲。这是由一首脑,领导一个集团,而成功了当下的一番事业。这都含有一种英雄性。而中华吗?「企业性」更重於英雄性。所以类似不见英雄性。

2015-09-13 10:52:03
在炎黄历史上,作为领袖的,太多英雄表现,就不错成事业。

2015-09-13 10:54:07
俺们今日依样画葫芦西方人,要写传记教育学。西方传记文学都是个人性的、英雄性的,这是天堂历史。在华夏一部二十五史,最要紧的便是各位的传记。譬如读《史记》,汉高祖本纪内,只把开国事件逐年提一纲要。一切事件的详细情况,都分别敍述在同时各人的列传中。如萧何、张良、韩信,其余还有曹参、陈平等几十篇的传合起来,才见汉高祖开国的事业

2015-09-13 10:54:43
看得出中国人觉着事业以公司性为重。集团必有一官员,但领导性的要害,次於公司性。所以每一公司中的领导人,不易见其英雄性。而英雄性之表现,常在头儿之下。

2015-09-13 10:55:01
此种观念深入中国人的心迹。即在小说中,亦如此表现。如施耐庵的《水浒传》,托塔天王晁盖,为初创梁山泊七人中的领袖。然晁盖在七人中,反而像是最无用,最不见英雄性,但他却成为一特首。

2015-09-13 10:55:52
又如神州的象棋,车、马、炮、士、相、兵,都各有各用。而车、马、炮又见有英雄性。

2015-09-13 10:56:11
今昔我们却要效仿西方传记教育学,来写秦始皇传、汉武帝传、唐太宗传等,把中华野史上干大事业的人选,尽写成英雄性。好像中国历史上全部好事、坏事,全都由这少数的几人干出来。这就违背了炎黄的历史本来面目,而且亦违背了中国人的国民性。

2015-09-15 21:11:56
但中国古籍里如诸子百家的家,却不指个人言。一个人就不成家。家是和合性的,个人则是分别性的,这两面显著有各自。

2015-09-15 21:13:39
中国人重和合性,孔圣人墨家言直传到今两千五百年,中间当然有一代分别,但其精神大义则仍然一线相承的。

2015-09-15 21:14:02
我们只该从史前历史来认识古时候人的思想意识才是。

2015-09-15 21:16:19
神州人学术上的所谓家,是一个学问的公司。而其公司的亲情,则可比私人家庭更过之。这不是礼仪之邦人和合性的又一表现吗?

此间通过各家学术的一脉相承、尊师如父兄的情分、老师死后送葬的人,都展现了中华科学界家的概念更偏向于庸俗生活中的家。

2015-09-16 17:18:34
国人说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中国人旧传统,做文化不应由一人做,应和情侣会师中做。

2015-09-16 17:20:44
人有自然生命,有人文生命。後人的自然生命,人文生命,全从古人来。生命是密不可分相承的。

2015-09-16 17:21:52
自家先天只说秦汉以下的中原教育界,可分儒道两大派。法家站在反面,墨家站在正面。墨家言则全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的。秦汉

2015-09-16 17:27:01
大家前天把朱子和西方的翻译家康德相比,即照他们着书的模式方面来讲,这又咋样对待吗?康德是「分别性」的,提议他个人的看好。朱子是「和合性」的,只相会着以前人的说话。

2015-09-16 17:33:47
神州人学问依赖的是人文之学,人文从自然来,所以人文之学亦并无法脱离或背离了本来。明白了本来和人文的分际,才能来讲人艺术学。而人文学尤贵在世代相传,行之能久,所以要通古今之变。这

2015-09-16 17:34:11
西方人讲历史军事学是把她一人的经济学来讲历史,中国人是要从历史中来发现真谛。

2015-09-17 02:57:16
在内阁立场,自愿社会人们都编列为国家的公民。但民间关系,自有他们的任性,又不行严苛禁止。於是到极富人家去做宾客的,政党皆一律称为奴隶。

2015-09-17 02:58:28
俺们今日又见西方历史中有所谓奴隶制社会,便要在炎黄历史里来找评释,不知中国野史里另有所谓宾客。直从有穷详西楚,如《有穷策》、《汉书》、《後汉书》所载宾客字样不止数百千见,何以我们又不称之为宾客社会呢?直到汉代,还有主户客户之分。直到东魏之末,为人佣耕的,仍称种客田。奴客二字连称,亦屡见中国书中。这究与现代人称的「奴隶」,其间仍旧有不同。所以卖身为奴,其实是卖身为客,出自他的私愿。而所谓奴隶,则是及时一法规名词。我们先天人好称中国太古为奴隶制时期,奴隶制社会。不知封建在炎黄是一政治名称,而秦汉以下已明改封建为郡县。而卖身为奴,却是民间一无限制。只诸位肯细读中国史,自知其中详情。所以我们最需防戒的,是绝对不要用抽象的名词、现代的价值观,来轻率批评我们的古人。

这里甚为首要

2015-09-17 03:00:32
「货殖」、「游侠」在及时都是一经济大公司

2015-09-17 03:00:56
游侠公司则始终在华夏社会下层潜伏,散见在历代小说笔记里的亦很多。直到清末有所谓帮会,青帮、红帮。大家要探讨中国社会史,无法不注意到这地点。孙布尔萨先生亦特别注意到帮会。那一个帮会首倘若由元、明以来,由圣何塞到北通州运河上的运输工人发展而来。

2015-09-26 16:40:47
自家前些天总括的提法,是从中国历史上的政治、学术、经济三下面,来看整个事业的背後,首要都不是一英雄性,由一个人来官员、创作、主使,而是一集团的协作。

2015-09-17 03:02:25
「人权」二字中国平素没有。中国人只讲人性、人情、人道、人品,不讲人权。如论政治,亦只论职位,不讲权力。

2015-09-17 03:03:30
我们该虚心把团结的现代头脑放在一旁,客观的来读古人的书,然後知道它和我们中间的异议,而後再用你的主观来批判它的黑白、高下、得失

4 中国人的思考总纲
2015-09-17 03:05:23
实质上严厉的讲,中国并无像西方般的理学。农学五个字,在神州是新的名词,从天堂译来的。

2015-09-17 03:07:11
「统之有宗,会之有元」

2015-09-17 03:09:40
阳明本人又分出他的门下们,各家各派,似乎普遍及於全国。首要的如浙中王门、江右王门、西宁学派等,都是王阳明门下的。我们可以说,把他们各家的惦念会见起来,都是一同尊奉阳明一人的。所以说统之有宗。

2015-09-17 03:08:56
元就是第一共同第一个,等於是先人的祖了。

2015-09-19 17:57:48
西方人研商汉学,他们懂老子多,懂至圣先师少。我讲尼父是一手的自重,老子是伎俩的背面,正反一体,在中原思想的大传统里本可聚集的。所以王弼讲的统之有宗会之有元这五个字,实可把来验证中国思想史的外在的造型。这是至极重大的。

2015-09-19 17:59:30
自家个人则以为,我们今日一个知识份子,一个文人墨客,应该读四部书。一部是《论语》,一部《孟子》,第三部是《老子》,第四部是《庄周》。

2015-09-19 18:00:39
要再读後代的,则自己更举三部。一是佛教慧能的《六祖坛经》。诸位并不信佛教,亦该一读。

六祖坛经近思录(朱子选编)传习录

2015-09-19 18:00:59
其次部是朱子选的《近思录》,把周濂溪、程明道、程伊川、张横渠四家言,分类收入。

2015-09-19 18:01:17
其三是王阳明的《传习录》,代表着农学家中的陆王一派。

2015-09-19 18:03:03
我们要商讨中国合计,需领会有一统会。不可以说并未读过《论语》、《孟子》,随便来读一朱子或阳明,讲他们的思索,他们的思索是有来头的。

2015-09-19 21:05:33
各位读西方哲学便不如此。读康德书,不可能说他是柏拉图(Plato)、亚里士多德所说。西方重开新,中国重守旧。

2015-09-19 21:23:15
人生是有古今之变的,要把此变来通为一体。读历史无法只懂古时候不懂现代,亦不可能只懂现代不懂齐国。现在我们欢喜讲变,我们中华猿人亦讲变,但在变之上又要讲一个通。人生一切变上,还要讲一个通,这就通到天的一方面去了。天只如一自然,人生一切变,不亦变不出那自然的限量吗?所以通了古今之变,就知道得天人之际了。大概

2015-09-19 21:23:42
司马迁是炎黄一思想家,但他亦已讲到究天人之际。可见通天人是中国墨水思想界一共同大观念,何人亦不能够避去不理。

2015-09-22 00:27:56
四书里《中庸》的首先句,就说「天命之谓性」。天所命与你的,就是人之禀赋,这就叫做性。人受了此性,这就在人以内有了一份天,即是说人生之内就见有天意,这不就是通天人了吧?

2015-09-22 08:32:23
按部就班你的天性而暴发的,便是人生大道,亦可说是自然大道。

2015-09-22 08:32:40
违反人性,就非道。

2015-09-22 20:21:48
儒道两家实仍旧一义,都是通天人。

2015-09-19 21:38:25
天堂翻译家重在求真理。故说:「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但照中国人想尽,真理唯有一个。真理中固有变,但更要的,在变中有通。

2015-09-19 21:42:20
梁漱溟讲中西文学及其宗教,他不要内外二字,只说西方人进一步,印度佛教退一步,中国人则不进不退。这在修辞上有毛病。我想,他的情致可能亦是说,西方向外,印度禅宗向内。而照我灵机一动,中国人则求合内外,乃一持中态度。向内向外,其实都是上前。而中华人的持中态度,乃一可止之境,并不需漫无止境的向前。我与梁氏意见或者大约相同,只是自己的传教也许更适于些。

2015-09-23 10:03:24
朱子注《大学》格物云:「物,犹事也。」

2015-09-23 10:04:36
物不专指外面自然的无生物、有生物言,一切物都有它的移动。「事」字则即指其活动言。

2015-09-23 10:06:38
物到最後是个能,不是一个停下存在的质,而是一个变动不居的能。

2015-09-23 10:08:23
事就是一个变动不居的动态,可证朱子讲格物是要格每一物之动,即是格每一物之事。换言之,乃是要格每一物之能,亦即是格每一物之性。

即参透每一物事的改观规律,为何如此动,还是可以怎么动。一物格完再格一物,久而久之,触类旁通,便知道大道是怎么回事了。

2015-09-23 14:09:15
从而任何道德,都该有与它相兼容的一套知识。孝,不单是你的在内的一番心,还需有在外的一番事,一套知识,这不是合内外吗?大家前几天讲道德,专从心上讲。你说自己心非常的诚,但没有了外界事的学问,你心便不诚。换言之,便是不成为你的心了。你的心亦需合内外而始成。

2015-09-23 14:11:20
于是通天人合内外那多少个字,是炎黄考虑的大纲领,是归本回源的大题目。通天人是知识问题,亦有表现。合内外是表现问题,亦有知识。当然阳明讲「知行合一」,这一个是华夏传统的一个大道理。知识一定要包括作为,行为毫无疑问要包括文化。

5 中国人的学问结构
2015-09-23 14:17:24
本身主张在后日,我们研究一切文化,都应当有一种相比观。先天西方人讲相比经济学,这是现代所需要的知识。管教育学我们应该相比,法学、历史,乃至於其他任何的学识,都应有有一种相比较。大家讲文化,亦应该有一相比。而这种比较,重要应从其布局处来讲。

2015-09-23 14:18:40
人类知识,我以为应有四大机构,就是宗教、科学、道德和艺术。

2015-09-23 14:19:30
大概西方文化相比首要的是宗教与科学,而中国文化相比根本的是道德与艺术。

2015-09-23 14:19:48
宗教与对头两单位,有一共同点,都是对外的。宗教讲天,讲上帝,科学讲自然,讲万物,都在人的外场。而道德与形式都属人生方面,是内在於人生本体的。

2015-09-24 10:56:31
高高的的德性,就是参天的点子。最高的点子,亦即是最高的德行

2015-09-25 10:23:23
华夏令尹有一种宗教精神。我请我们问自己,你能信古人吗?能信你协调呢?又能信及後代的人啊?你要人家捧你,就认为自己身价高。别人批评你,你就以为温馨身份降。你这人又有何意义?有何价值?人生要有一满怀信心。你光是自信亦充裕,先要能信古人,信别人,信後人,才能有自信。这便是一种宗教精神。然则墨家绝不是一种宗教,我前天只讲墨家道理中的一个信字。信字中间就有一种宗教精神,我之所以特称之为是一种「人文教」。但讲中国的学问结构,则只重法家便得,不必再讲有宗教了。

2015-09-25 10:23:52
近来再讲到道德

2015-09-25 17:59:19
看得出中国人讲道德,重要在尽自己一己之心,完成自己一己之德。外面的效应亦可置之不问。这一种精神,显与不易不同。科学是要有外界功利作标准的。即言宗教,如灵魂上天堂、下地狱,亦把外围的好处作为一种重点的争论。

2015-09-25 18:05:32
法家多言道德,墨家多言艺术。

2015-09-25 18:11:21
大家要讲人生的情味和价值,真不易。连本人要讲一杯咖啡一杯茶的情味与价值,都没错讲。《中庸》上说:「人恐怕饮食,鲜能知味。」这是说,饮食之味已难知,人生之味更难知。

2015-09-25 18:18:15
读中国书,需能揣摸其人。读中国画,亦同样。欣赏西洋画,西洋教育学,可以不问其人。中国则不然,你不可以不明白其创作背後的人。那因中国工学与绘画是更人生的。中国人作画称写意,若我们只懂倪云林的画,不懂倪云林的意,这就得其半、失其半了。

2015-09-25 18:19:11
自己再讲,中国的参天艺术理论都在《庄周》一书中,所以法家是偏近艺术的。中国的思想家,无一不兼通法家的。而儒家是注重道德的,中国的文学家,亦无一背离了墨家的。假诺你们喜欢艺术,去读《庄周》书,我劝你们亦莫忽视了《论语》、《孟子》。

6 结 论
2015-09-25 20:39:58
五个大口径:第一个原则,我们必需依照历史的旧观念,才能仰望发展出此下新的来。第二个规格,任何一种希望改造,只好依托於少数人的身上。

2015-09-25 20:42:50
从苏联到中国毛泽东。毛泽东的策略亦要共产。所谓马、恩、列、史、毛,至少应分四个阶段。第一是马克斯(Max),第二是史太林,第三到毛泽东。中国又与俄联邦不同。其实毛泽东只学了史太林,没有学列宁。列宁首要在政治改造,史太林才转到社会改造,毛泽东紧要亦在社会改造一条路上。中国社会比起俄联邦来更无资产阶级,毛泽东起来要分产,结果使中国社会陷於破产,比苏联更不如。

世界的实质是什么样?以及怎么着是自家?

通晓是无穷无尽的,不断地学习知识和思想只是略微拓展我们的已知世界,同时更会意识到温馨是何其的无知。

单看哪个国学家的编写,你会平素在思索何人更对,什么人错?而大家太无知,而那本书能大概的概括一下,并让您精晓,其实并未谁更对什么人更错,时代前进和我们的体会,决定眼下的临时以为的是非。而在未来有可能被新的发现所改变。没有相对的长短。

笛Carl说:“Cogito,ergo sum(我思故我在)。

结果,国学家们就会这么说:坚持不渝怀疑、反对传统、保持好奇才是对待世界的不二法门。

好奇心,探索欲,能让您永远年轻,永远留在14岁。

看了那本书还有一个问题不怕,这么些国学家,先进的科学家,都是死于非命的,这是一份危险的工作。

绝大多数真理在少数人手中!!!

人类认知的基本功代代不同,世间并不曾一向的真理。现在不被接受的,不意味着前些天也不被接受,更不意味就是错的。

依照黑格尔的说法,各项关于历史的钻研都来得:人类正迈向更多的心劲与自由。即便时有反复起落倒退,但历史的上进大方向仍是不断前进的。每一种新构思平常都是以过来人的旧思想为根基,而一旦有一种新思考被提出来,立即就会产出另外一种和它争执的考虑,于是这三种相对的盘算里面就会时有暴发一种紧张状态,但这种紧张状态又会因为有人提出其它一种融合了二种思想长处的商量而废除。

黑格尔把那几个场景叫做一种辩证过程。

所谓信仰,正因为是非理性的,所以才信。

我们都是后见之明。

杨绛有句话说,许多青年总是有闹心,迷惘,其实就是阅读太少,想得太多。

《苏菲的世界》解答了我对人生、社会、历史、思维等方面许多迷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