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佛教牛人录25 禅语机言何人识(四)|妙语截流

by admin on 2018年10月26日

第八章 禅语机言何人识

「兼爱」用今天的口舌来言即是博爱,是诸子百寒中墨家提出来的,当时墨家思想一度风靡天下,孟子说「天下之言,不由杨则归墨」。「杨」就是杨朱,讲利己主义,拔一毛以造福天下而无不为;「墨」就是墨家,知识分子上山下乡,亲自与劳动,其核心思想就是「兼爱」。


孟子为批判杨墨也己任,说杨墨是「无父无君」——杨朱彻底利己,相当给无政府主义,所以说凭君;墨子说兼爱,把好的老人家当成陌生人一律比,所以说无父。

季、妙语截流——云门宗

儒家既然宣扬「仁义」,孔子也明确说「仁者爱人」,为何儒家要批判墨子的「兼爱」呢?我思今天众多总人口依然会当颇不便掌握。这个题目的确并无是那好解释的。我们根本说少点:1)「兼爱」缺乏理论依据;2)「仁」与「爱」不了等以及。

唐末五代经常的法眼文益禅师在《宗门十规论》中曾经为此“部盖截流”来夸奖云门宗的禅风,其来源是云门宗的老三句子藏“教义”,即“函盖乾坤”、“截断众流”和“随波逐浪”,这三句描述了禅悟或思想的老三只地方,可以独家对应于“无所不在的周边”、“超出言外的地步”和“随物应机的别”。

即使率先接触来讲,墨子是自利益的角度来论证「兼爱」的,如果自己爱他人,那么人家呢会善我。功利的逻辑必然不那么保险,所以墨子不得已而以出「天志」来强制大家,认为西方有赏善罚恶的效果。这与天堂的沉思是近乎之,西方「爱」的定义是根源于上帝之轻之。因此,如果无提上帝或天志,兼爱或博爱就失了依据,当你针对世界失望之早晚、当身边所有人犹受你无法产生爱之时光,你什么错过搜寻那个爱的依据呢?除了祷告上帝,别无他法。

“云门三句”在哲学上之位置至关重要,至今以是佛学研究被的平要命热点,当然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够说的晓的。在咱们这边根本是说禅风,云门宗里,“截流”的当暨妙语正是同颇特色。

儒家则不同。儒家之「仁」单纯从性格上。儒家认为「爱有异等」,一个丁对亲人的爱是最高的,是便于之源、爱的从,由此「推己及人口」,让全天下都于自家之仁义之内(所谓仁覆天下),才能够算是真的的「仁」。这个「仁」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由于咱们本着家长之轻扩充而来的。在儒家看来,小孩子都见面错过爱自己的老人家,认为这是一个休需征的真相。一个丁一旦能用幼时容易父母之心窝子扩充出,就是「大人」。在前的事例中,如果一个人口对社会风气人生感到绝望,他思考自己小时候针对上下之靠和爱慕,便及时会解者个性是西方给我们的。

或事先就上边提到的石头希迁禅师讲起。

俺们每个人本来还是「仁者」,都是「与天地万物一体」的,但奇迹我们忘记了此谜底,或者在之饱受被咱走符合到黑暗之中。无论多黑暗,我们唯有需要回忆起幼时那颗爱亲的心曲,就能够醒来自己「与物同体」的真相从而走有黑暗。因此我们说,儒家的「仁学」是来根据的、有源的,有源头所以不见面缺乏。立马为是胡几千年来,墨家迅速消失,法家作为同一种植黑暗的想想为一直未被人尊重宣传,佛教也给儒家影响成为今天的「生活佛教」,而儒家思想直到今天照例时有发生精力。

希迁禅师有只只弟给上道悟,这道悟是接着马祖道同一效仿了点滴年以后才来拜师希迁的,所以来的当儿就牵动在有马祖那边的“凌厉”性子。

因儒家「爱来差等」的标准,我们今天众多所谓「道德难题」都不是题材。比如母亲以及外人落水,只会拯救一个,先营救谁?儒家必然说先抢救妈妈。比如一个法官之爹爹犯了效仿,他应不应该举报?儒家说应该包庇,但前提是他要先辞去法官之公职。因为坐法官之公职去党罪犯,这是失职;但以儿子之位置去党父亲,这是天理。相比之下,我们现代人的道德观要展示更虚伪、不诚实。

《五灯会首先》里说道悟一望希迁,就咨询:“离也定慧,以何法示人?”这里的“定”和“慧”是一般修佛者采用的要方法,那么去了马上半只,还怎么来使人修佛?

儒家之「仁」与「爱」是起差距的。咱看孟子说「亲亲而仁民,仁民而易物」,这句话刚好反映了儒家「推己及人口、再与东西」的准,同时,我们呢可清楚「亲」、「仁」、「爱」是三只不等之概念,虽然大致重合,但按时有发生分。

希迁的答问好陡,说:“我这里无奴婢,离个甚么?”在希迁眼里,“定”和“慧”就犹如奴婢一样,而作为友好所在做主的食指,根本无欲、也未曾这些啊。

「亲」字除了爱之意思之外,还有依恋、依赖之意在内,用我们今天底语句来讲叫「感情寄托」。《大学》说「亲民」的意是「使民相亲」,就是说百姓家庭不和睦、不亲,那么统治者即如惦记方于公众水乳交融相爱,而休是咱们今天所说的失去和人民同台个影、作个秀便叫「亲民」。

道悟追问道:“如何明得?”没有“定慧”的话,那使通过什么路线来明心见性呢?

故而「亲」字适用于家人、家庭成员,所以说「亲亲」。对于群众就只好说「仁民」,仁有爱的意思在中,也发「与之一体」、「一视同仁」的意思在其中。比如您是卫生部之领导,父母患有了,你必心急火燎,赶紧送老人失就诊;但一旦邻居生病了,你也急火燎,人家发小口照顾,你切莫要亲身送及诊所去,这即无是「仁民」。为什么也?因为你无「一视同仁」。天底下那么多病人,每天还有人患病,你怎么独独亲自送邻居去医院吗?你的天职应该是改善大家就医的环境,让所有人都能受益,这才是「仁民」。如果你拿时间都花在亲自照顾邻居上面,哪还有岁月错开「仁民」呢?

希迁还没尊重回应,而是重倒问:“汝还撮得虚空么?”自性如虚空,无形无相,你想怎么样捕捉?

据此一个「仁者」有时候在别人看来可能会见认为他内心很顽强。

道悟一放,脾气就上来了,说:“恁么则免起,今日去呢!”你顿时说的答非所问,我未允,我或去此地终于了!

「爱」我们说爱、爱护,更适用于物,所以说「爱物」。当然,我们吧足以说错过爱护一个口,但于人口来讲,爱护的定义不如仁的概念。

希迁看这小伙儿着急了,就被住他,一来同样扭以触及转了几词。道悟最后问:“虽然要是,毕竟如何示于后人?”我是说而你,但总不能够为此“虚空”来使后人吧?希迁依然是反问,说:“汝道谁是儿孙?”你却给本人指指,谁是后人,后人在何?

俺们更汇总来讲说「亲」、「仁」、「爱」的奥妙差别。「亲」是自己本着对方有同种感情依恋(也就是说孟子说之「大孝终生慕父母」的「慕」字);「爱」是本身主动地去爱护、爱惜对方;「仁」是拿对方视为与自我紧紧,所以说仁者「己欲立而就人、己欲达而达人」。明白了内的反差,我们便了解多人数所以「爱」来诠释「仁」是匪了的。简单易行,「亲」是眷恋,「爱」是保障,「仁」是紧紧。「亲」和「爱」都来偏向,而「仁」没有偏向、是被正的志。**

眼看下道悟总算明白了,关心称互动方法、操心教导后人什么的素无是最主要,一切本来静悄悄啊。宋代赞宁僧侣的《宋高僧传》里谋悟所悟到的难为“老三全球一样,本来静悄悄;一念无由,即表现佛心”。

由于道悟曾师从马祖道同一和石头希迁片个大师,他的风骨就同云岩昙晟、洞山良价那无异支的“稳健风”不同了。到外的弟子龙潭崇信,再传弟子德山宣鉴的时,基本已经形成了“非主流”的“怼人”禅风。

德山宣鉴与同时期的临济义玄齐名,当时产生“德山棒,临济喝”的传道,因为当时员宣鉴禅师也是一样号“豪放派”,不仅有“达摩是始终躁胡,释迦老子是干屎橛”的勇敢言论,而且动不动将用棍子来打人。

宣鉴禅师晚年收了早已四十寒暑之雪地义存为徒。

当下义存年轻时就于这出名的的洞山良价等大多个大师请教学习了,在禅宗史上预留了很多问答公案,但他协调却一直无真正开悟。

截至到了宣鉴禅师门下,义存无奈地向先生提问说:“学人还发生分也随便?”像自家这样的,不知还有没有起天赋(或者福分)去领悟啊?

宣鉴禅师当时即令从了义存一高,告诉他:“自宗无言语,实无一法与食指!”禅宗之内,禅悟是直指人心,思虑什么“天分福分”作特别?义存从此彻悟。

雪地义存禅师的徒弟云门文偃就是云门宗的正式创始人了。

韶关云门寺

云门文偃禅师(公元864~公元949年),俗姓张,姑苏嘉兴人。

文偃也是独神童级的人选,《五灯会冠》里说他“敏智生知,慧辩天纵”,小小年纪在佛学方面就是博览众家,有所成就了。成年受戒后,为了继承“深造”,他走及了佛学大师之必经之路:游历求师。

文偃首先去求见的凡睦州道踪禅师,睦州可个怪和尚,文偃敲他的寺门,他即使是勿被起。一连三日,文偃吃了闭门羹。最后一不行敲门,眼见马上寺门好不容易开始了单缝,文偃年轻气盛,使劲挤了进来,可当参问禅法时,睦州来了句莫名奇妙的话语“秦时车度轹钻”,弄得文偃是哑口无言,这次是清颠覆了他的风俗习惯禅学思维。

相距了睦州,文偃找到了雪域义存禅师。

雪原义存当时曾全继承了师父传下去的“非主流”禅风,而此时底文偃,也一度渐渐走及了“非主流”的禅悟路线,所以同样见雪峰便获得了侧重和尊重。

他们之“非主流”体现于哪吧?说出相同不成,雪峰的一个学徒读《参同契》(石头希迁禅师的写),问师傅写中之“触目不会通,远足焉知路”何解,雪峰说了句“苍天!苍天!”这僧人犯糊涂了,师傅随即是说啊呢?一看师傅的爱徒文偃在旁边,就过去问他,没悟出文偃更离谱,说“三斤麻,一郎才女貌布”,这什么以及什么嘛,僧人不歇摇头说非会见,文偃又补充了句“更受三尺竹”,估计呀,这僧人当时的确得崩溃。

实质上文偃后来尚自师灵树如敏禅师,不过他所累与宏扬的倒是始终是雪峰义存禅师的非主流“截语”禅法。这里的“截语”是名不虚传的“怼人之语”,石头希迁与上道悟的问答虽然也有“非主流”的代表,但勉强还可讲,到义存和文偃禅师这里而尽管实在成为了不行解释的胜出言外的“截断众流”之曰

学子问文偃:“如何是僧侣家风?”答说:“门前有先生”;问“如何是西来意?”答说“久晴欠雨”。基本上还是报不所咨询!这就是是后世所谓的“云门截流语”,用出人意料的言语来阻止人的风土民情思维,使人回到本我自心上来,渠道是“非主流”,其实洒脱之中用心良苦。

在南汉君主的补助下,文偃在广东韶关云门山这里修了平等中禅院,据传是当时极度华贵的禅院,什么金银器才还因此上了。文偃在此间开始了云门一模一样票,云门宗则并未临济宗、曹洞宗那样名声显赫,但是该“妙语截流”的“非主流”禅风以“截断众流”、“随波逐浪”的特性形成了老牌的“云门家风”,实在让后大家佩服,云门高僧的妙语也为众学僧记作语录,而垂到今天。

上一篇 第八段
禅语机言何人识(三)|睹影成悟

下一篇 第八章节
禅语机言何人识(五)|机锋服人

目录 佛教牛人录
缘起:如露亦要电,应发而是洞察


正在更新,感谢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