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毒内蕴型斑疹

by admin on 2018年10月21日

患病因病机:温疫者感天地之厉气,厉气必挟时毒;或人烟稠密,居室不慎,饮食不清洁;或天时无正好,致相传染者多;惟不可用温表药发汗,发汗而汗不闹吧,必发癍疹。

医方法:利火汤。

识别诊断:璜按:癍即东医所谓猩红热也。其患让皮肤发细小博底老红色,患者每于焮灼及辛刺之感,末梢部之淋巴腺亦经常腹胀。此症与麻疹风疹均发生各自,兹详列之。猩红热(一)喉咽头都充血,而咽头充血独在。(二)颈腺、淋巴腺皆肿胀。(三)蕾疹多作于四肢阴。(四)始初发自颈部,其后蔓延于外总统。(五)经过同给三周。(六)蕾疹集合而蔓延。(七)高热四十度以上。(八)有统一烂喉等症者。麻疹(一)喉头充血较咽头充血着明。(二)颈腺、淋巴腺之肿胀甚稀。(三)颜面四肢背面等处于无不合发之。(四)始初发于颜面,其后蔓延全身。(五)及二圆满。(六)疹子个个分离。(七)热度三十度到四十度。(八)合并烂喉等症则甚稀。汗出了多吧,必神昏谵语。

证候表现:女性有带动下一旦色黑者,甚则使黑豆汁,其气亦腥,所谓黑带也。其症必腹受到痛,小便时若刀刺,阴门必发肿,面色必作开门红,日久必黄瘦,饮食肯定兼人,口中必热渴,饮为凉水,少觉宽快。

预后:发癍者遍体赤红成片,甚则改黑色,则病危矣。

带病因病机:夫黑带来者,乃火热之太也,或疑火色本红,何以成为地下?谓为下寒之极或来之。殊不知火极似度,乃假象也。其症必腹中痛,小便时如果刀刺,阴门必发肿,面色必作开门红,日久必黄瘦,饮食肯定兼人,口中必热渴,饮为凉水,少觉宽快,此胃火太盛,与命门、膀胱、三焦的火合而经煎,所以受干而改为炭色,断是酷热之最的易,而休遗失发生冷空气也。此等的病,不至发狂者,全赖肾水与肺金无病,其生生不息的气,润心济胃以救之耳。所以只是变成黑带之症,是火结于下如果非炎于上呢。

证候表现:发癍者遍体赤红成片,甚则反黑色,则病危矣。疹者小红粒成片成朵之象,皆温毒蕴久而成为吗。

医则治法:治法惟以泄火为主,火热退而湿自除矣。

处方:发癍者化癍汤主之,发疹者银花加减汤主之。化癍汤之加犀角、元参,银翘加减汤之加元参、生地、大青叶,皆所以清血也。二方解热凉血,以治病传染症发癍,往往获效。化癍汤石膏(一两)知母(四钱)生甘草(三钱)犀角(二钱)元参(三钱)白粳米(一合)水八海,煮成三杯,日三服。

处方:方用利火汤:大黄(三钱)白术(五钱,土炒)茯苓(三钱)车前子(三钱,酒炒)王不留行(三钱)黄连(三钱)栀子(三钱,炒)知母(二钱)石膏(五钱,煅)刘寄奴(三钱)水煎服。一剂小即疼止而通利,二剂黑带变为白,三帖白亦少减,再三剂痊愈矣。或谓此方过于迅利,殊不知火盛之时用不可依违之效,譬如救火之焚,而丢失吗迁缓,则火势延燃,不尽不止。今用黄连、石膏、栀子、知母一派寒凉之品,入于大黄之中,则很快清除。而以得王不留行与刘寄奴的利湿甚急,则湿与热俱无终止住的机。佐白术以辅土、茯苓以渗湿、车前方因为利水,则火退水进,便成既帮困的卦矣。

出处:《中西温热串解》·卷六(卷)·治温热方法齐焦篇(篇)

宜忌:眉批:病愈后当节饮食,戒辛热之物,调养脾土。若恃有此方,病发即服,必伤元气矣。慎之!

原文:温疫者感天地的厉气,厉气必挟时毒。或人烟稠密,居室不慎,饮食切莫净。或天时未刚,致相传染者多。惟不可用温表药发汗,发汗而汗不产生吧,必发癍疹。汗出过多啊,必神昏谵语。发癍者遍体赤红成片,甚则反黑色,则病危矣。疹者小红粒成片成朵之象,皆温毒蕴久而改为也。发癍者化癍汤主之,发疹者银翘加减汤主之。化癍汤石膏(一两)知母(四钱)生甘草(三钱)犀角(二钱)元参(三钱)白粳米(一合)水八海,煮成三海,日三服。璜按:癍即东医所谓猩红热也。其患病叫皮肤发细小群底死红色,患者每起焮灼及辛刺之感,末梢部之淋巴腺亦常常腹胀。此症与麻疹风疹均有分别,兹详列之。猩红热(一)喉咽头均充血,而咽头充血独正。(二)颈腺、淋巴腺皆肿胀。(三)蕾疹多作被四肢里。(四)始初发自颈部,其后蔓延于外总统。(五)经过与被三周。(六)蕾疹集合而蔓延。(七)高热四十度以上。(八)有统一烂喉等症者。麻疹(一)喉头充血较咽头充血着明。(二)颈腺、淋巴腺之肿胀甚稀。(三)颜面四肢背面等处无不合发之。(四)始初发于颜面,其后蔓延全身。(五)及二圆满。(六)疹子个个分离。(七)热度三十度届四十度。(八)合并烂喉等症则甚稀。璜按:依东医此说,癍疹由皮肤充血,则是招的毒的作被血分者甚明。化癍汤底加犀角、元参,银翘加减汤之加元参、生地、大青叶,皆所以清血也。二方解热凉血,以临床传染症发癍,往往获效。

出处:《傅青主女科》·女科上卷(卷)·带产(篇)

原文:黑带下(四)妇人有带动产如果色黑者,甚则只要黑豆汁,其气亦腥,所谓黑带也。夫黑带者,乃火热的极也,或疑火色本红,何以成地下?谓也下寒之太或产生之。殊不知火极似度,乃假象也。其症必腹中痛,小便时如刀刺,阴门必发肿,面色必作开门红,日久必黄瘦,饮食肯定兼人,口中必热渴,饮为凉水,少觉宽快,此胃火太景气,与命门、膀胱、三焦的火合而经煎,所以受干要成炭色,断是火热的极的变,而非遗失生冷空气也。此等的病,不至发狂者,全赖肾水与肺金无病,其生生不息的气,润心济胃以救之耳。所以只是变成黑带之症,是火结于下如果非炎于上为。治法惟以泄火为主,火热退而湿自除矣。方用利火汤:大黄(三钱)白术(五钱,土炒)茯苓(三钱)车前子(三钱,酒炒)王不留行(三钱)黄连(三钱)栀子(三钱,炒)知母(二钱)石膏(五钱,煅)刘寄奴(三钱)水煎服。一股小即疼止而通利,二剂黑带变为白,三帖白亦少减,再三剂痊愈矣。或谓此方过于迅利,殊不知火盛之时用不可依违之效,譬如救火之焚,而不见也迁缓,则火势延燃,不尽不止。今用黄连、石膏、栀子、知母一派寒凉之品,入于大黄之中,则很快清除。而又得王不留行与刘寄奴的利湿甚急,则湿与热俱无终止住的机。佐白术以辅土、茯苓以渗湿、车前方因为利水,则火退水进,便成既帮困的卦矣。眉批:病愈后当节饮食,戒辛热之东西,调养脾土。若恃有此方,病发即服,必伤元气矣。慎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